星期一, 八月 04, 2008

香 港 這 個 死 症

July 31, 2008

曾 蔭 權 政 府 兩 年 風 光 之 後 , 民 望 終 於 大 觸 礁 。 通 貨 膨 脹 、 中 方 訓 話 、 副 局 長 政 治 助 理 之 爭 、 外 傭 稅 風 暴 , 如 果 時 光 可 以 倒 流 三 個 月 , 相 信 曾 特 首 許 多 決 策 , 一 百 八 十 度 重 新 再 來 。
因 為 所 謂 「 從 政 」 , 絕 非 香 港 一 批 中 環 精 英 想 像 之 簡 單 。 從 政 就 是 戰 爭 , 卻 又 比 戰 爭 殘 酷 。 邱 吉 爾 說 : 「 政 治 比 戰 爭 更 危 險 , 因 為 在 戰 爭 裡 , 你 只 會 被 殺 一 次 」 ( Politics is more dangerous than war, for in war you are only killed once ) 。 三 個 月 來 , 曾 蔭 權 政 府 好 像 被 殺 了 無 數 次 , 即 使 貓 有 九 條 命 , 也 會 摔 得 粉 身 碎 骨 , 何 況 十 二 生 肖 之 中 , 並 無 一 隻 貓 。

十 二 生 肖 無 貓 , 正 如 香 港 沒 有 「 政 治 人 才 」 , 這 是 鐵 一 般 的 現 實 。 還 記 得 前 新 華 社 社 長 許 家 屯 , 戴 着 黑 眼 鏡 , 搖 頭 晃 腦 、 得 意 洋 洋 , 他 以 為 一 九 九 七 年 是 香 港 中 國 人 的 天 下 , 發 出 「 百 駒 競 走 , 能 者 奪 魁 」 的 豪 語 嗎 ? 香 港 的 政 治 盛 產 奴 才 , 那 來 的 「 百 駒 」 ? 就 像 古 詩 : 「 梟 騎 戰 鬥 死 , 駑 馬 徘 徊 鳴 」 。 彭 定 康 是 殖 民 地 末 代 一 匹 遠 去 的 梟 騎 , 一 九 九 七 年 後 剩 下 的 就 是 駑 馬 了 。 可 憐 中 國 的 許 家 屯 , 還 以 為 遍 地 是 寶 馬 。 今 天 此 君 獨 居 西 來 寺 , 隔 着 一 個 太 平 洋 , 這 位 寂 寞 的 老 先 生 不 知 作 何 感 想 ?
香 港 的 商 界 沒 有 政 治 人 才 , 政 務 官 隊 伍 中 也 沒 有 。 理 由 很 簡 單 : 因 為 所 謂 「 港 英 」 幾 十 年 來 招 考 政 務 官 , 並 不 是 取 錄 成 績 最 好 的 精 英 一 撮 。 許 多 人 都 考 過 政 務 官 筆 試 : 英 國 人 給 你 出 難 題 , 有 許 多 處 境 危 機 — — 在 小 西 灣 外 二 百 浬 公 海 , 出 現 一 艘 海 盜 電 台 船 , 向 港 島 東 區 發 出 煽 動 廣 播 , 結 果 柴 灣 和 筲 箕 灣 出 現 搶 米 和 縱 火 的 暴 動 。 禍 不 單 行 , 灣 仔 街 市 又 湧 現 了 一 種 神 秘 病 毒 , 同 時 四 十 八 小 時 內 迅 速 蔓 延 , 有 三 名 兒 童 染 症 死 亡 。 另 外 , 一 股 熱 帶 反 氣 旋 又 吹 襲 香 港 , 天 文 台 掛 起 八 號 風 球 , 市 面 大 恐 慌 , 市 民 到 百 貨 店 搶 購 白 米 。 這 時 你 是 港 島 區 的 民 政 主 任 , 請 即 寫 出 一 個 應 急 計 劃 , 向 你 的 上 司 推 薦 。

殖 民 地 時 代 考 政 務 官 就 是 這 種 題 目 。 今 天 看 見 香 港 特 區 政 府 「 危 機 處 理 」 凡 事 慢 三 拍 的 德 性 , 閣 下 一 定 會 狐 疑 : 這 夥 天 之 驕 子 的 AO , 當 年 是 怎 麼 考 及 格 的 ?
因 為 英 國 人 考 政 務 官 , 採 取 的 是 香 港 醫 生 「 體 檢 驗 尿 法 」 。 有 驗 過 小 便 嗎 ? 醫 生 給 你 一 支 小 試 管 , 護 士 吩 咐 : 一 泡 小 便 , 不 要 頭 , 不 要 尾 , 只 要 中 段 。 不 錯 , 「 港 英 」 考 政 務 官 , 不 要 最 優 秀 的 , 也 不 要 白 痴 的 , 只 要 當 中 唯 唯 諾 諾 的 一 截 , 沒 有 性 格 , 面 目 模 糊 , 前 殖 民 地 請 AO , 根 本 不 愁 。
以 上 的 題 目 , 一 個 考 生 , 如 果 讀 慣 克 羅 斯 維 茲 的 戰 爭 論 , 加 上 孫 子 兵 法 , 還 讀 過 拿 破 倫 戰 役 、 蒙 哥 馬 利 與 沙 漠 之 狐 隆 美 爾 的 會 戰 , 他 是 一 個 軍 事 專 家 , 給 這 種 AO 題 , 一 定 得 心 應 手 , 寫 上 兩 千 字 , 儼 如 赤 壁 之 戰 裡 的 諸 葛 亮 , 交 卷 之 後 會 心 微 笑 , 以 為 必 得 滿 分 。
但 他 錯 了 。 英 國 人 不 會 僱 用 這 位 考 生 , 因 為 他 擁 有 殖 民 地 主 人 才 配 擁 有 的 見 解 和 知 識 。 管 理 一 個 殖 民 地 , 僱 用 本 地 的 土 人 , 正 如 閣 下 請 一 個 菲 傭 : 菲 傭 是 不 是 大 學 生 並 不 重 要 , 至 緊 要 洗 衫 、 抹 窗 子 乾 淨 , 打 開 一 本 《 方 太 與 你 》 的 食 譜 , 能 照 抄 做 出 十 來 道 好 菜 。 你 僱 用 菲 傭 , 是 買 她 們 的 雙 手 , 不 是 她 們 的 獨 立 思 考 。 一 個 畢 業 於 馬 尼 拉 大 學 哲 學 系 的 菲 傭 , 問 一 個 香 港 半 山 主 婦 , 她 會 告 訴 你 : 「 我 又 唔 係 請 佢 來 同 我 講 柏 拉 圖 , 最 緊 要 手 腳 勤 快 呀 , 懵 仔 ! 」

當 年 請 AO 也 一 樣 。 答 這 條 題 目 , 健 筆 如 飛 , 寫 夠 七 千 字 , 以 為 交 了 一 篇 軍 事 學 的 絕 頂 論 文 , 英 國 人 偏 偏 不 會 請 , 倒 不 如 在 試 卷 上 寫 下 一 句 : 「 不 論 形 勢 如 何 凶 險 , 我 只 會 請 示 我 的 頂 頭 上 司 。 」 這 一 句 就 會 力 剋 七 千 字 的 軍 事 理 論 。 英 國 人 會 圈 定 這 一 位 。
這 就 是 一 九 九 七 年 之 後 , 一 個 董 建 華 加 一 幫 政 務 官 , 香 港 管 治 面 臨 金 融 風 暴 、 沙 士 、 通 脹 等 措 手 不 及 的 危 機 , 「 港 人 治 港 」 必 然 撻 Q 崩 潰 的 理 由 。 英 國 人 很 聰 明 , AO 的 試 卷 , 不 像 會 考 , 從 來 沒 有 Model Answer 標 準 答 案 。 如 何 評 分 , 即 所 謂 Marking Scheme , 也 一 向 秘 而 不 宣 。 在 筆 試 中 過 關 的 人 , 英 國 人 還 不 放 心 , 怕 他 門 眉 目 精 靈 , 還 要 舉 行 一 場 面 試 。 在 面 試 之 中 , 四 人 圍 坐 , 辯 論 一 個 題 目 , 其 中 多 半 有 一 個 是 假 扮 的 考 生 。 過 程 攝 錄 下 來 , 交 給 八 十 年 代 權 力 人 物 布 政 司 霍 德 之 類 親 自 定 奪 。 霍 德 是 心 戰 專 家 , 懂 得 鑑 貌 辨 色 的 一 套 , 在 面 試 的 四 人 之 中 , 只 會 挑 選 說 話 中 規 中 矩 、 缺 乏 演 說 魅 力 、 思 維 直 線 型 的 一 個 。 另 外 那 個 滔 滔 不 絕 , 自 以 為 有 蕭 若 元 的 口 才 、 麥 當 雄 的 創 意 、 饒 宗 頤 的 學 問 、 倪 匡 的 想 像 力 , 決 不 錄 取 。
這 就 是 香 港 沒 有 政 治 人 才 的 秘 密 。 英 國 人 如 何 調 製 香 港 AO , 像 可 口 可 樂 的 秘 方 , 從 來 不 會 告 訴 你 , 反 而 在 臨 走 前 , 把 香 港 的 政 務 官 , 包 裝 為 「 世 界 第 一 流 管 治 隊 伍 」 , 雙 手 奉 送 給 大 陸 , 擺 弄 了 中 國 一 遭 , 這 就 是 絕 頂 的 政 治 智 慧 , 令 人 佩 服 。

其 中 有 沒 有 例 外 ? 有 。 就 是 兩 局 首 席 議 員 鄧 蓮 如 。 這 個 女 人 是 政 治 人 才 , 在 柏 克 萊 讀 書 , 沒 有 上 過 一 天 牛 津 劍 橋 或 英 國 寄 宿 學 校 , 但 七 竅 玲 瓏 , 殖 民 地 謀 略 的 心 意 , 她 眉 梢 眼 角 , 心 領 神 會 。 英 國 人 驚 為 天 人 , 一 度 對 於 把 她 收 藏 起 來 、 還 是 包 裝 送 給 中 國 做 特 區 第 一 任 行 政 長 官 , 拿 不 定 主 意 。 最 後 中 共 黨 性 發 作 , 親 中 派 打 小 報 告 , 鄧 蓮 如 無 法 過 渡 , 英 國 人 相 當 釋 懷 : 「 也 好 , 好 東 西 送 給 你 , 你 也 不 會 欣 賞 , 既 然 敬 酒 不 吃 , 不 如 把 董 建 華 送 上 去 好 了 。 」 今 天 鄧 女 男 爵 安 閒 地 在 倫 敦 喝 下 午 茶 , 眼 看 香 港 淪 為 今 天 這 個 樣 子 , 她 為 自 己 慶 幸 之 餘 , 也 應 該 為 英 國 人 保 護 她 而 感 恩 。
董 建 華 腳 痛 下 台 了 。 如 果 連 曾 蔭 權 也 不 行 , 香 港 還 有 什 麼 「 人 才 」 。 商 人 治 過 仆 街 了 , 政 務 官 治 港 也 失 敗 , 難 道 民 建 聯 的 蘇 錦 樑 會 是 明 天 的 香 港 政 治 理 想 領 袖 ?
一 九 九 七 年 之 後 的 香 港 , 不 會 像 以 前 一 樣 成 功 的 。 我 在 十 多 年 前 , 由 人 類 學 的 角 度 , 早 已 鐵 筆 定 批 , 到 今 天 還 沒 有 誰 能 證 明 我 錯 。 對 待 香 港 , 要 真 正 「 解 放 思 想 」 , 是 要 老 老 實 實 承 認 人 類 學 的 某 些 智 慧 : 憑 中 國 的 政 治 文 化 , 絕 不 可 能 管 理 好 一 個 現 代 化 的 城 市 , 在 人 類 六 千 年 歷 史 上 , 沒 有 過 這 樣 的 紀 錄 。
把 香 港 像 海 洋 公 園 或 迪 士 尼 一 樣 , 開 放 行 政 管 理 權 , 在 國 際 投 標 , 每 年 向 中 國 交 租 , 招 攬 真 正 的 國 際 人 才 來 當 市 長 , 只 有 這 樣 , 香 港 才 有 出 路 。 當 然 這 種 設 想 , 以 中 國 人 思 維 和 創 意 的 限 制 , 也 不 可 能 。 這 也 不 要 緊 的 , 沒 有 普 選 , 也 不 把 香 港 外 判 , 那 就 慢 慢 等 , 把 行 政 長 官 換 完 一 個 又 一 個 , 換 到 香 港 的 「 政 治 人 才 」 誕 生 為 止 好 了 。 但 要 有 心 理 準 備 , 要 等 到 香 港 有 一 位 世 界 級 的 政 治 家 , 機 會 比 二 千 年 前 彌 賽 亞 在 一 個 馬 槽 裡 降 生 , 更 加 渺 茫 。

1 条评论:

瘋狂的 说...

一個人就像一個分數,他的實際才能是分子,他對自己的評價是分母。分母越大,則分數的價值越小。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