星期六, 九月 29, 2007

女強人是怎樣煉成的

女強人是怎樣煉成的 Sep. 28, 2007

英 國 新 任 首 相 白 高 敦 , 高 調 會 見 戴 卓 爾 夫 人 。 白 高 敦 很 敬 老 , 對 戴 太 噓 寒 問 暖 , 恭 恭 敬 敬 地 請 她 上 座 , 並 讚 揚 戴 卓 爾 夫 人 為 英 國 所 作 的 巨 大 貢 獻 。
白 高 敦 這 番 話 , 引 起 英 國 民 間 反 感 。 英 國 人 的 民 主 遊 戲 玩 了 幾 百 年 , 金 睛 火 眼 , 台 上 的 政 客 尾 巴 蹺 一 蹺 , 英 國 人 都 看 得 出 是 什 麼 名 堂 : 白 高 敦 給 戴 卓 爾 夫 人 擦 鞋 , 是 趁 機 向 戴 卓 爾 夫 人 「 抽 水 」 。
戴 夫 人 年 近 九 十 , 近 年 患 了 柏 金 遜 症 , 丈 夫 逝 世 , 兒 女 又 不 太 懂 事 , 孤 獨 無 依 , 近 年 思 想 已 經 有 點 紊 亂 , 說 話 開 始 失 控 。 十 年 前 如 果 她 老 人 家 還 腦 子 清 醒 , 一 眼 就 會 看 穿 白 高 敦 的 鬼 把 戲 , 怎 會 答 應 到 唐 寧 街 首 相 府 跟 一 位 工 黨 領 袖 會 面 , 間 接 讚 許 ( Endorse ) 工 黨 的 人 事 政 策 ?

換 了 在 一 個 煽 情 的 華 人 社 會 , 此 情 此 景 , 早 把 沒 見 過 什 麼 大 場 面 的 萬 千 蟻 民 感 動 得 痛 哭 流 涕 了 : 你 看 , 我 們 的 「 領 導 人 」 多 敬 老 呀 。 你 看 , 兩 代 同 堂 , 團 結 和 諧 , 前 人 種 樹 , 後 人 感 恩 , 這 不 是 一 段 「 佳 話 」 ? 然 後 一 起 鼓 掌 , 三 呼 萬 歲 。 民 主 畢 竟 不 是 一 個 頭 腦 簡 單 的 民 族 玩 得 來 的 遊 戲 。戴 卓 爾 夫 人 確 實 有 點 老 了 。 英 國 交 還 香 港 十 周 年 , BBC 記 者 訪 問 戴 卓 爾 夫 人 , 戴 夫 人 竟 然 開 了 一 點 金 口 , 聲 稱 對 於 交 還 香 港 , 感 到 「 悲 傷 」 。 此 一 言 論 着 實 教 人 嚇 了 一 跳 , 不 但 不 是 戴 卓 爾 夫 人 的 鐵 娘 子 本 色 , 且 不 合 英 國 政 治 常 規 : 交 還 香 港 , 光 榮 撤 退 , 風 度 儀 表 都 冷 靜 而 富 有 尊 嚴 ( Dignified ) , 即 使 真 的 傷 感 , 又 豈 可 宣 諸 於 口 , 助 長 他 人 志 氣 ? 把 一 個 管 理 得 全 球 矚 目 , 繁 榮 成 功 的 殖 民 地 交 給 一 夥 不 會 管 的 人 來 管 , 成 熟 的 政 治 家 豈 有 「 傷 感 」 之 理 ? 尤 其 是 城 府 高 深 的 英 國 人 , 只 會 覺 得 快 慰 。

BBC 記 者 欺 戴 卓 爾 夫 人 老 了 , 從 她 嘴 巴 裡 硬 掏 出 一 句 不 太 得 體 的 話 , 嚴 格 來 說 損 害 了 英 國 的 國 家 利 益 。 但 十 年 以 來 , 英 國 讓 貝 理 雅 「 改 革 」 修 理 得 差 不 多 了 , 已 經 不 太 像 從 前 的 英 國 。 BBC 連 假 節 目 都 做 , 有 點 斯 文 掃 地 , 招 牌 沉 淪 , 借 老 人 家 健 康 脆 弱 , 把 人 家 「 上 一 棟 」 毫 不 為 奇 。 沒 有 派 狗 仔 隊 偷 拍 戴 卓 爾 夫 人 出 浴 、 進 她 的 房 間 翻 查 垃 圾 箱 已 經 很 不 錯 。

我 在 英 國 的 日 子 , 目 睹 戴 卓 爾 夫 人 上 台 , 替 英 國 脫 胎 換 骨 , 真 正 的 教 育 不 是 在 中 學 和 大 學 裡 , 而 是 戴 卓 爾 夫 人 給 我 的 。 戴 卓 爾 夫 人 從 沒 有 著 書 立 說 , 但 在 位 十 年 一 言 一 行 , 早 已 經 成 為 現 代 領 袖 學 的 一 冊 模 範 教 科 書 。 經 典 就 在 眼 前 , 只 看 你 懂 不 懂 得 細 閱 。

上 台 不 久 就 遇 到 福 克 蘭 戰 爭 。 一 個 在 南 太 平 洋 的 小 島 , 英 國 有 沒 有 足 夠 的 道 德 和 法 理 出 兵 捍 ? 是 另 一 個 問 題 。 但 戴 卓 爾 夫 人 卻 決 定 要 出 兵 。連 大 西 洋 彼 岸 的 列 根 也 嚇 了 一 跳 。 美 國 派 出 國 務 卿 海 格 穿 梭 英 美 阿 根 廷 三 地 。 海 格 日 夜 飛 行 , 昏 天 暗 地 , 身 子 都 累 壞 了 , 後 來 提 早 退 休 。 阿 根 廷 的 右 翼 軍 事 政 府 , 是 列 根 的 盟 友 , 戴 卓 爾 也 是 自 己 人 , 美 國 最 想 雙 方 和 平 解 決 , 但 戴 卓 爾 夫 人 執 意 不 理 。
外 交 大 臣 卡 寧 頓 勳 爵 也 向 戴 太 「 進 諫 」 。 戴 夫 人 把 卡 寧 頓 炒 掉 , 新 任 外 相 皮 姆 ( Francis Pym ) 接 任 , 當 初 不 敢 表 態 , 最 後 也 結 結 巴 巴 對 福 島 之 戰 提 出 異 議 , 指 氣 候 不 宜 、 補 給 困 難 , 犯 不 着 為 了 一 個 只 有 兩 三 百 名 僑 民 的 小 島 大 動 干 戈 。 這 時 戴 卓 爾 夫 人 火 了 , 開 內 閣 會 議 , 把 一 疊 文 件 當 眾 向 皮 姆 的 面 前 扔 過 去 。 當 時 的 保 守 黨 黨 內 領 袖 貝 芬 、 附 和 皮 姆 , 也 立 時 遭 到 戴 太 咆 哮 大 罵 。 一 個 個 內 閣 的 官 員 都 傻 了 眼 , 皮 姆 辭 職 , 戴 卓 爾 夫 人 獨 攬 外 交 大 權 , 福 克 蘭 群 島 , 阿 根 廷 兵 死 難 一 千 多 人 , 戴 卓 爾 夫 人 認 為 有 把 握 勝 。 「 可 以 贏 的 , 一 定 贏 到 盡 」 , 從 政 有 時 就 像 賭 仔 要 順 着 手 風 。 一 年 之 後 , 遇 上 中 國 的 鄧 小 平 , 當 然 不 是 那 麼 回 事 。

一 個 強 人 領 袖 的 誕 生 , 除 了 性 格 , 還 有 命 運 。 能 當 首 相 , 純 粹 出 於 幸 運 。 一 九 七 五 年 在 野 的 保 守 黨 內 亂 , 前 首 相 希 斯 金 屬 疲 勞 , 行 將 落 台 。 本 來 黨 內 的 右 翼 要 推 出 候 選 人 挑 戰 希 斯 , 卻 忽 然 放 棄 角 逐 。 這 時 戴 卓 爾 夫 人 名 不 見 經 傳 , 只 當 過 前 教 育 部 次 長 。 她 挽 一 隻 手 袋 , 敲 門 進 希 斯 的 辦 公 室 , 告 訴 他 自 己 想 參 選 。 希 斯 坐 在 辦 公 室 桌 前 , 眼 皮 也 沒 有 抬 , 說 了 一 句 : 「 你 會 輸 的 」 , 然 後 抬 起 頭 , 冷 笑 地 看 着 她 : 「 日 安 。 」 ( Good Day To You )但 戴 卓 爾 憑 着 一 股 不 認 輸 的 脾 氣 , 加 上 口 舌 便 給 , 思 想 敏 銳 , 在 議 會 很 快 就 被 確 認 為 明 日 領 袖 的 當 然 之 選 。 當 然 她 的 主 張 極 為 激 進 : 拆 毀 英 國 的 工 會 、 把 許 多 國 營 企 業 私 有 化 。 她 大 聲 質 問 : 「 今 日 英 國 到 底 是 誰 家 天 下 ? 是 選 民 、 政 府 、 還 是 工 會 領 袖 ? 」 短 短 兩 三 年 之 後 , 國 家 就 是 這 個 女 人 的 天 下 了 。

我 在 保 守 黨 的 年 會 見 過 戴 夫 人 幾 次 。 她 沒 進 場 , 會 場 內 一 片 亂 哄 哄 的 交 談 之 聲 , 戴 太 一 出 現 在 走 廊 , 全 場 鴉 雀 無 聲 。 她 走 到 台 前 , 全 場 如 夢 似 魅 , 熱 烈 鼓 掌 。 她 到 台 上 演 講 , 先 一 呷 面 前 的 一 杯 水 , 不 馬 上 開 口 , 瞪 着 一 對 鷹 隼 的 銳 利 眼 睛 , 由 左 到 右 環 視 全 場 。 這 時 會 場 死 寂 , 沒 有 人 敢 咳 嗽 , 約 有 半 分 鐘 左 右 , 戴 卓 爾 夫 人 才 開 口 講 話 。 這 就 是 領 袖 魅 力 的 心 理 學 。 據 說 當 年 中 華 民 國 的 蔣 中 正 元 帥 也 有 此 氣 派 。

戴 卓 爾 夫 人 是 強 人 , 但 十 分 專 業 , 她 不 懂 的 , 放 心 讓 專 家 包 辦 。 一 九 七 九 年 她 上 台 時 , 裝 束 打 扮 還 像 一 個 在 超 級 市 場 排 隊 的 師 奶 。 連 任 之 後 , 她 光 顧 英 國 的 盛 世 廣 告 公 司 , 叫 她 為 自 己 改 變 形 象 , 重 整 一 排 牙 齒 , 頭 髮 染 金 一 些 , 向 上 和 向 後 燙 好 , 這 樣 才 會 顯 出 貴 格 。 戴 卓 爾 夫 人 從 善 如 流 , 把 自 己 交 給 一 批 專 業 人 士 。 換 了 在 東 方 社 會 , 老 闆 都 相 信 自 己 萬 能 , 什 麼 專 家 顧 問 , 高 薪 應 聘 , 要 你 講 的 就 是 附 和 他 心 中 所 想 , 證 明 他 的 英 明 。 「 如 果 你 有 我 咁 叻 , 你 為 什 麼 不 成 為 像 我 那 樣 的 巨 富 ? 」 此 一 邏 輯 , 當 然 也 有 其 道 理 。 中 國 人 社 會 的 什 麼 智 囊 , 怎 會 不 都 變 為 奴 才 ?

1 条评论:

匿名 说...

thanks for share......